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仅高一本线分却被北大录取 锦鲤附体再思考

发布日期:2022-06-14 21:44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一条高考志愿“锦鲤”附体云南一考生,引发关注冲上热搜。“一个真敢报,一个真敢收”,网友是既惊羡又酸。

  七分考三分报,运气确实是实力的一部分。考到985的分,志愿填到了“民办三本”,这几年数起“高分低就”的大乌龙,就让人唏嘘不已。

  日前,云南省招生考试院发布《云南省2021年7月21日普高录取日报》,公布了一本批次的231所高校在云南的录取分数线以及录取人数。

  日报显示,在今年北京大学医学部(护理学专业)录取的云南考生中,有一位考生原始志愿最低分为521分。

  521分的成绩,仅比一本线年云南省普通高校招生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今年云南省理工类一本最低控制线分。

  北京大学医学部(护理学专业)今年在云南录取6人,最低分为该考生的521分,最高分672分,分差达151分,相当于云南高考一门数学满分卷子。

  截至日报发布日期,今年清华、北大在云南一本批次已招录63人。其中,北京大学医学部录取28人,原始志愿最低分为675分。从北京大学医学部在云南省的历年最低录取分看,2020年为671分,2019年为679分。

  类似“锦鲤”,去年曾在云南隔壁省份出现过。广西省2020年本科一批投档结果显示,一名高考分数为522分的考生,成功冲进了“双一流”高校北京交通大学。2019年,北京交通大学在广西省的理科最低录取分数线分,考生还真敢报。

  2020年广东一理科考生,分数632分,原本应该是想报电子科技大学,结果志愿填成了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后者是独立学院,即原先公众眼中的“民办三本”。同年广东还有一位考生,错把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当成了华南理工大学。

  在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超过八成的高考生都能上大学,高考不再被赋予“改变命运”的使命。填报志愿,有时却可以。

  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低分高就”不容易,也并非不可能。仅高出一本线分就能被北大护理学录取,有运气和勇气的成分,更有报考技巧下博弈的考量。

  北京大学医学部的护理学专业,今年是第一年面向云南考生招生,可能没有引起更多考生和家长的关注,所以才出现了该专业的报考小年。

  “高考大小年”是民间的一种说法。遇到高考小年,某些高校由于招生遇冷,就不得不将录取分相应地降下来。谁逮着了,便化身锦鲤。

  梁挺福表示,志愿填报终究比拼的还是信息收集和数据分析能力。实现“低分高就”有的人确实靠运气,但更多还是依赖足够多的大数据分析和丰富的报考经验,像“田忌赛马”那样取胜。

  值得注意的是,名校在录取分数上并非永远高不可攀,在招生遇冷时也不得不放下身段。

  7月26日,广东省教育考试院发布《关于做好广东省2021年本科批次院校征集志愿和网上录取工作的通知》,广东省招生办决定对该批次缺额计划征集志愿,组织二次录取。

  征集志愿,是对应上一个录取批次的大学招生计划没有招满或是大学突然有了新增的招生计划,再统一组织一次考生志愿填报的环节。

  目前广东省高考本科批次大部分院校已完成招生计划,不过因为部分考生志愿填报“不服从专业调剂”等原因,导致退档产生少量缺额计划。

  根据考试院发布的最新征集志愿表格,其中不乏名校。历史类专业有东北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类、深圳大学护理学等;物理类专业更多,比如吉林大学通信工程、四川大学环境工程等。

  高考大省河南今年公布本科一批投档线后,又公布了这一批次的征集志愿名单,不少“双一流”高校出现断档,在第一次的招生中没有招满。

  像兰州大学等几所名校未招满的专业,在这次的征集志愿中,备档线分是今年河南省理科的一本线。

  当然,梁挺福指出,在高考志愿填报过程中“低分高就”,每年有意外,有惊喜,但这绝非常态。

  羡慕的同时,不少人也顾虑,“低分高就”上名校可能会挂很多科,甚至会被退学。

  大学严出加码,是近几年高校教学的主基调。就在不久前,南通大学拟对超出规定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的112名本科生作出自动退学处理,再次引发“大学毕业难”的大讨论。

  庆幸的是,高等教育趋向多元化方向发展,今天的考生不一定会局限于录取什么专业就被限定在这个专业,还有不少机会进行再选择。

  梁挺福指出,不能因为未来学习压力大,就不敢去争取更好的就读名校的机会。在大学期间有转专业的机会,如果本专业实在学习困难,可以申请转专业,去学习自己喜欢的,或者相对而言学习难度不是很大的专业。

  事实上,大多“捡漏”而来的名校专业属于冷门一类,日后影响就业才是不少人的顾虑所在。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研究员卢晓东指出,很多大学不让自由转专业,第二学士学位则给了学生一个求学心仪专业的机会。这是中国高等教育固有的一个问题,大学生毕业时发现,就业市场不太接近自己所学的专业。

  2020年第二学士学位重启,并重点支持高校在国家急需的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大数据、集成电路、家政服务等相关领域增设第二学士学位专业,这些专业毕业后有一定的就业优势。

  近年来就业形势严峻,社会整体的就业门槛也在水涨船高,高学历越发成为就业的一块敲门砖,就业成为多数大学生的考研动机。一些不被看好的冷门专业,进一步深造未必就没有未来。

  必须承认的是,梁挺福指出,“低分高就”者们在就读顶尖985大学期间,有可能会被各路学霸“碾压”,因此要及时调整好心态,在学霸堆中取长补短,跟着住、追得上。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指出,相比在意考上什么学校,在意自己的状态是不是还在成长,这才是上大学的关键。

  在山顶的人没有目标走的就是下坡路,因此大学生进入大学时就要建立新的生活、学习目标,要尽可能地适应学习方式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