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你有勇气孤独终老吗?没有成家的他幸福吗?_情感频道_

发布日期:2020-09-14 03:08   来源:未知   阅读:

那时他哥哥也还只是个十几岁的懵懂少年,他只能和哥哥相依为命,用他们稚嫩的双手开始慢慢建立起一个新的家。其中的艰辛,我们很难去想象。

但他选择的是孤独。他选择自己一个人待在那个茅草屋里看屋檐雨落,看秋冬叶雪飘飘。在别人嘲讽他是“单身汉”时,他也只是笑笑,不生气也不后悔,不明所以的人总是在替他惋惜。

清?黄景仁《绮怀》中这样写到“有情皓月怜孤影,无赖闲花照独眠”。孤独的意境油然而生。

我们不得不承认,孤独有孤独的快乐。在来来往往的人世中,一些人的来去总是会让人感慨万千,留下一些零零散散的遗憾,甚至会让你觉得生命是残缺的。但你有勇气孤独终老吗?来来往往的人群里,你找到那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了吗?我们的开始

五线谱间跳跃的音符,白纸青墨里一行行的心酸,他在别人评价的“单身汉”的异样眼光里走完自己平凡的一生。没有痛苦和不堪,只有余下的自由和快乐。

他温柔且有文化,虽然没有去上学,却也依旧天天跑去求问隔壁教书的老师,家里也藏着几本好书。他的礼貌、文学、性格都算上乘,没有人担心过他的终身大事。他的孤独

后来到哥哥成家立业之后,未免家庭争执,他选择搬离,结束和哥哥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日子,建了一个茅草屋,养着一些家畜,开始独居。

故事的开端无疑是凄惨的,故事的结局也是,可是在结局的凄惨之中我们开始感叹他孤独一生的勇气和毅力。他活在诗文的孤独里,美好而又落寞的谱写完这一生的剧本。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万千气象,都是靠着人的情感去体会的。孤独还是热闹,都是我们自己心悦的选择。孤独并不是一种病态,而是让我们不断完善自己、丰富人生的桥梁,无论你处于人生的哪一种状态,你都会是最好的自己。

这是一个自由的社会,在情感方面,我们坚持着遇到自己合适的人,而不是选择将就。维持一段婚姻的重心也开始渗入感情,感情和婚姻已经无法成为锁住一个人一辈子的枷锁。我们活着,自由且热爱着世上的一切开始和结束,这是前一辈人所不能体会的。他的故事在结束,我们的故事在开始,周而复始的人生不会结束。

在忙忙碌碌的生活中,我周围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大龄男女,他们扮演着单身的角色,将生活和日子过给自己看,依旧幸福着。世俗的眼光已经不在于纠结一个人是否是“单身汉”,也不再用是否成家来评判一个人的一生。

他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出生不到一年,父母便双双病逝,一家人的不幸和阴霾开始笼罩着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

等到村里扶贫工作不断完善时,他仍旧不肯搬离他的茅草屋,那时的他已经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了,眼睛和耳朵都开始出现问题。村支书和村长前前后后劝了他很久,才让他勉强同意搬离。可是他死活不肯去养老院 ,只说是舍不得他的猫狗。他的结束

今天刚去参加完一个老人的葬礼,他病逝于一个星空浩瀚的夜晚,安静的好像只是掉下了一粒沙子。周围人对他最大的印象,就是他性格好、乐于助人,对小孩子也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容。然而这样的老人,却忍受了整整六十几年的孤独和寂寞。这是什么原因呢?故事还得娓娓道来。

等到中年时,他依旧没有成家立业。村里的人开始劝他收养一个孩子,给他养老。他只是笑笑,“我条件不好,收养孩子,怕是会苦了他。”你或许会觉得是他心狠,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他在茅草屋里收养了许多流浪狗和猫,夜晚来临时,他总是坐在院前的藤椅上抽着老烟、嘬一口小酒,几只猫、狗就安静的趴在他的脚下。

你要知道,所有的期待都是有期且可待的。值不值得,不是别人可以评判的。

而对于人世的孤独,我们却是甘之如饴的。无论是让人感觉严寒的秋冬还是暖人心脾的初春盛夏,孤独都是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客人。它的不请自来,总是让你无法拒绝。他的故事

赏花归去马如飞,去马如飞酒力微,酒力微醒时已暮,醒时已暮赏花归。 ??苏轼 (说秦观)

等他到了该成家立业的年纪,他总是不断推脱拒绝邻居、好友的说媒,坚持做他们眼里的“单身汉”。评心而论,只要他想结婚生子,他是不会自己孤老一生的。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性格好、人勤快,为人老实厚道,谁会不喜欢呢?

那你呢?你有孤独终老的勇气吗?或许没有,或许有。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哪一种状态,你都必须成为一个能人自己心悦的人。你的心悦,远比别人的眼光重要。

那时他唯一的哥哥早已走失,只留下两个儿子,和他也不大亲近。这两个儿子都已经成家立业,有了各自的家庭,这样一个孤寡老人在他们眼里无疑是一个另类。村里协商好久,给了他们一大笔抚养费,才勉强同意让他搬过去同侄子一同住。他们给他留了一间小屋,他依旧养着那些流浪猫狗,一直到昨天夜里悄无声息的去世,伴着满天的星宿开始长眠于世。

诗文中写道:无限深情的一轮皓月好像也在可怜着诗人孤独的身影,百万论坛各坛转载资料百度;那多事的闲花却任意地开着,正好映衬诗人孤独愁苦而不能入眠的心情。

他也曾辩解过,他喜欢一个人生活。可是别人只当是他的无奈和眼光高,看不上。他后来也就不再辩解,再遇到别人说媒时也偶尔会笑着答应去看看,后来又给女方找理由推脱,给足女方的面子,好让女方把问题推给他,以便她们日后能有一个好归宿。

在漫长的等待之中,有人不甘寂寞,害怕等待被辜负,被迫选择;有人甘于寂寞,苦苦等待,不畏世人的眼光和流言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