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川铁发展历程回顾

发布日期:2022-06-21 16:00   来源:未知   阅读:

  从改革开放初期的襄渝线世纪初期的成遂渝铁路、成绵乐城际铁路、成渝高铁;从建成通车的西成高铁到规划中建设的成南达万、川南城际铁路。四川铁路的线路和站点不断增多,覆盖区域也越来越广,同时铁路时效取得了大跨越、大发展,铁路服务、乘车环境也在不断的优化升级……回眸过去,川铁发展跨越了四十年的雄关漫道;展望未来,川铁发展将是大有作为、大有可为的时代!

  改革开放初期,国家的工作重心是在东部沿海地区,但是这一时期川内也有一条具有重大意义的铁路—达成线。此前,四川现有铁路宝成—成昆线、成渝铁路、襄渝铁路缺乏联系,急需一条东西走向的、横跨四川盆地的交通大动脉,因此,达成铁路的修建就势在必行了。而达成铁路的修建可谓是命途多舛,50年代末中央就批准修建,但是因为时期经济原因而搁浅,直到90年代,达成铁路的修建才正式被中央提上议程。不得不说,改革开放大背景下的工程建设推进速度是非常迅速的。1997年12月,达成铁路全线通车,一条横贯四川盆地的东西铁路干线就此形成。达成线西接宝成线,东接襄渝铁路,盘活了整个四川的铁路网布局;同时,一条向东出川的大通道也交接相通,成都往东经遂宁、南充,在达州接轨襄渝铁路,就可以比较便捷的与华中、华东的城市联系;同时,达州也确立了普铁时代在川东北的枢纽地位。

  随着两跨涪江和嘉陵江的渝遂铁路在2003建成通车、2006年首发快铁,备受关注的渝遂铁路客运拉开帷幕。当时,中国的高铁发展正处于勃发的上升期,在此背景下,成遂渝铁路动车组列车应运而生。2009年9月26日,和谐号动车组首次亮相成遂渝铁路,行进中的和谐号创下了当时川内第一速度。尽管在此之前成渝两地也曾开行城际列车和“先锋号”列车,老成渝线个小时的行程也逐步压缩到了两三个小时,但动车的开行再次让旅客们情绪振奋。以下是当时华西都市报采访一些旅客的实录:

  “当时好激动哦,第一次看到和谐号。”时至今日,铁路迷刘先生一回想起当年试乘成遂渝动车组的情景,便不住感慨。“成都两个小时跑重庆,以前想都不敢想啊!”刘先生说。上述的采访者仅仅只是动车开行的众多受益者的一个缩影,事实上,成渝遂铁路开行动车的意义远不止于此。

  首先,成渝两大城市群之间本来就存在着巨大的联络需求,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以及两大城市的不断扩张,这一需求呈现出逐步扩大的态势。此前两地的主要联系方式是老成渝铁路,奈何其时效性太差,近乎10小时的车程让人身心俱疲。成渝高速通车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两地的客运压力,但是仍然无法完全弥补两地联络的需求缺口。在上世纪90年代,甚至出现成渝两地的航空需求持久不衰的情况,航空公司的旅客发送量还一度超过了普铁的旅客发送量,但是其昂贵的价格仍然使得很大一部分人望而止步。时效性较高而价格却又很亲民的动车恰好是一个折中的方案,成为了两地居民出行的最佳选择。

  其次,成渝间开行动车,有效缩短了两地的时空距离。成遂渝铁路的里程仅为老成渝铁路的三分之二,列车运行时间也由原来的8小时缩短至2.5小时。从此,两地的联系大大加强。举个例子吧,动车通车以后,催生了很大一部分往返于成渝两地的“周摆族”,他们周五下午还在成都上班,晚上就可以去重庆吃个火锅,周日再回来在老成都的巷子喝喝下午茶。周摆族的诞生,就是两地交通大发展的真实写照。

  成灌、成绵乐等市域快铁的开通,使得成都周边的城市与其沟通更加便捷,成都城市群的凝聚力有效加强,从此双城生活不再是梦。

  成灌快铁,起于成都北站,在铁路西环线郫县站向西引出后,沿成灌公路走向延伸,止于都江堰市青城山镇,于2010年5月正式开通运行。成灌快铁是我国第一条市域快铁,标志着四川正式迈入了“高铁元年”。成灌快铁的建设创造了多项记录,在此我仅列举一例,就是它在国内首次实现了快铁和地铁的无缝对接。因为犀浦站采取了高站台建设,将枢纽站的建设立体化,犀浦作为成灌快铁的重要节点,同时也是成都地铁2号线的终点站。在此衔接之下,乘客无需出站,即可在同一站台实现地铁、快铁的换乘。这是具有开创性的一个建设。

  2013年,成灌快铁离堆支线、彭州支线相继开通,进一步提高了成都辐射周边城市的能力,有效拉动了都江堰旅游业的发展。成灌快铁开通以后,许多五星级酒店纷纷入驻都江堰市,完善了当地的旅游配套设施;而且还有许多房地产开发商也进驻都江堰市开发楼盘,极大促进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据统计,快铁开通当年,都江堰市的旅游业收入就比灾前翻了一番,达到了83亿元。大家应该了解,都江堰市是5.12地震的重灾区,而成灌快铁则是汶川地震后恢复重建的一项标志性工程,是造福人民群众的一项惠民工程,对于重树灾区灾后重建信心、推动灾后重建工作、促进其经济尽早恢复和尽快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成绵乐客专北起绵阳江油,经绵阳、德阳、成都、眉山、乐山五市,最终抵达旅游城市峨眉山,全长314公里,设计时速300km。2014年12月成绵乐客专全线竣工并投入运营,两端城市江油、乐山至成都只需50多分钟,由此形成了一个围绕成都的一小时大经济圈。成绵乐客专最快10分钟一趟,有能力实现“公交化”式的运营,它缩短的不仅是城市之间往来的时间,更是一种区位距离。以成都为核心,向北是以绵阳为中心的高新技术产业带,向南是以乐山为中心的休闲旅游带。就旅游业而言,川北的绵阳江油是李白旅游文化的核心区域,川南的乐山峨眉山则是佛家文化的核心区,成绵乐客专恰恰就是这两大文化圈的纽带。而据资料显示,这个以成绵乐客专的开通所连成的一小时经济圈的人口占全省30.5%,GDP占全省51.4%,沿线电子信息、科技、重工、农业深加工、旅游业等四川经济拳头产业密集,这一经济圈是四川经济最具活力的区域。

  同时,成绵乐客专在双流机场T2航站楼、成都东站、成都南站都设计了站点,特别是双流机场高铁站距离T2航站楼不过70米,旅客换乘非常便捷。成绵乐客专有效缩短了川中各大城市到成都东站、双流机场的时间,将进一步完善成都空地交通的无缝衔接。

  “西三角”经济圈包括重庆、西安、成都及其周边地区。早在2007年,就有学者提出了西三角经济区的概念。由于秦巴山脉等地理因素的阻隔,使得“西三角”经济圈的发展进程一直比较缓慢。在“西三角”城市群中,从成都到西安,直线公里,是发展最大的瓶颈,成都到重庆的直线公里,主要存在的问题是联系不够紧密,成渝“一小时经济圈”仅停留在纸面上。

  随着2015年成渝高铁的开通运营,成都到重庆的运营时间缩短到一个半小时,“一小时经济圈”正式构建起来。成渝高铁进一步缩短了成渝城市群的时空距离,大大提高了成渝之间旅客运输的质量和能力,充分发挥了成渝两大国家级中心城市的辐射作用。因此我们可以看出成渝高铁的定位非常准确,就是连接两个千万人口级的超大城市,同时有效带动中间地级市的发展。比如内江、永川等城市,依托成渝高铁,搭上了“一小时经济圈”的快车。随着交通的便捷化、高速化,促使这些中间地带流入更多的优秀人才,发展起来一大批产业,这些都将极大促进城市的发展,使其成为成渝城市群的重要节点。另外,成渝高铁在重庆将与渝贵高铁、渝万高铁连接,配合新建开通的重庆西站,一条沟通华南与西南地区的交通要道正式形成,大大缩短了成都到贵阳、南宁、广州等城市的距离。

  从上世纪50年代的老成渝铁路到2006年开行的成渝城际列车;从2009年的成渝动车组到2015年开通的成渝高铁。随着两地交通的日趋便捷,两大核心城市的同城梦,正在逐渐变为现实。回首成渝这两颗西南地区最闪耀的双子星的铁路发展进程,我们不禁感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成就,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2017年,四川铁路发展进程中最被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莫过于西成高铁的开通了。的确,作为首条穿越秦岭天险的高铁,西成高铁克服了巨大的技术难题,彻底终结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历史,将极大促进关中城市群与成渝城市群的沟通对话,而西成高铁的开通仅仅只是川铁飞速发展四十年历程中的一个缩影,但是是一个很具有代表性的缩影。2017年12月6日,西成高铁通车,西安与成都的距离被高铁拉近至3个半小时左右,有效消解了秦岭天堑的阻隔,从此破除了“蜀道难”的局面。加上已经通车的成渝高铁,成渝西三城的密合度前所未有,探讨多年的“西三角”经济圈有了实质性进展。“西三角”经济圈既连接西部地区,又连接长江经济带,完全可以成为继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经济区之后的中国第四增长极。高铁大动脉不仅缩短了三城的时空距离,而且极大的推进了三地的优势产业协同合作,融合发展。

  当下国家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而西成高铁也是推动“一带一路”进程的加速器。面对前所未有的机遇,三城通过高铁联动融合发展,借助于“一带一路”将“西三角”城市群打造成为内陆开放高地。另外,通过西成高铁,两地都可以融入一批新的城市进入自身的城市群,以陕西省汉中市为例,因为西成高铁的开通,与西安的交通时间缩短至一个小时左右。这与陕西关中地区的咸阳、渭南、铜川、宝鸡等城市至西安的交通耗时基本相当。从这个意义上讲,随着西成高铁的开通,汉中已被纳入了大关中城市圈之中。”放眼未来,沿着西成高铁,一个跨越秦岭天险的川陕城市群将会崛起。

  从昔日的绿皮火车到最新的CRH3A新型动车组,火车速度越来越快,安全性能越来越高,开通的铁路线路越来越多,铁路服务和乘车环境越来越优质。在改革春风的沐浴之下,四川铁路建设一日千里,成就辉煌。